第15章 第15章_师祖你怎么又开花了
韦小鸨小说网 > 师祖你怎么又开花了 > 第15章 第15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5章 第15章

  祝时喻断掉传讯玉碟,柴道人指着他哇哇鬼叫:“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,你认这么一个小丫头做师妹,你要不要…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再次光荣收获禁言套餐。

  柴道人虽然发不出声音,但还是顽强地用口型把最后一个“脸”字说完。

  最后同情地看了一眼祁溪,才拎着他的桃木剑气冲冲离开,甚至还装作不经意地在装着小红的花盆上踢了一脚。

  落得个当场脚踝脱臼的下场。

  “……”

  这种明明知道惹了祝时喻就要倒霉,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的精神实在是可贵。

  祝时喻伸手在祁溪面前晃,把她的视线吸引回来,理直气壮:“其实我们两个年龄差不多……”

  祁溪:“?”

  接下来祝时喻拽着祁溪,开始计算自己的年龄,试图以此来证明师妹这个名头的可靠性。

  “我沉睡了很久,没有意识,所以那些时间不算。”

  祁溪勉强接受。

  祝时喻继续掰手指精打细算:“我现在一天十二个时辰要睡九个时辰,所以只剩……”伸出三根白玉一样的手指,表情隐隐有点骄傲:“三个时辰!”

  祁溪觉得不是很合理。

  祝时喻最后一脸肯定地强调:“我沉睡前一定还很年轻!”

  祁溪已经完全体会到他对于年龄的在意程度了,她虽然不是很理解,不过还是打算配合。

  但她经过昝和风、萧朝这两个人之后,实在是对师兄、师弟这类称呼有心理阴影了。

  都不太聪明的样子。

  祁溪回想了一下穿越前同事们对刚进公司小鲜肉的称呼,片刻后,她问祝时喻:“师祖,您介意我把您叫的更……年轻一点吗?”

  祝时喻不介意,但他已经有经验了,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,而是警惕地看向祁溪:“你,说来听听。”

  祁溪试探性地吐出三个字:“小老弟?”

  祝时喻盯着她,心中默念这三个字,觉得很惆怅。

 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称呼,看起来年轻的同时,听起来充满了沧桑感。

  他不喜欢。

  都怪柴道人和掌门。

  要不是他们两个,祁溪也不会又给他起这样的称呼。

  掌门并不知道祝时喻对他很有意见。

  他尚在感慨,现在的年轻是真的很善变,前一刻还是愿意为了友情两肋插刀,甘入堕魔崖的修真好青年,下一刻听到“耳机”两个字后,就变了一副嘴脸。

  没错,他吐槽的正是那个连影儿都已经不见的全梦,对方在听他说耳机是师祖出的主意后,直接改变行程,要求付长老带她去紫云峰。

  以前虽然听说过炼器师对这种新奇玩意儿总是按捺不住好奇心,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种好奇心可以凌驾于友情之上。

  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不过如此。

  掌门心里虽然不赞同,不过还是给祝时喻传讯:“师祖,那个炼珑宗的小姑娘要去你那里,你就算不放她进去,也不要打人……”

  自己宗门的人打了也就打了。

  但全梦是炼珑宗掌门的独女,要是被师祖踹出什么事情,就结大仇了。

  祝时喻靠在长椅上,漫不经心听完掌门的话,也不回复,而是看向远处已经又开始练剑的祁溪。

  片刻后传音:“掌门说你那个朋友要过来这边。”怕她不理解,又补充了一句:“就是吵架声音最大的那个。”

  祁溪收了剑,拎在手里:“……”

  你礼貌吗?

  不过人在屋檐下,祁溪走过来好声好气和祝时喻商量:“师祖,那你放我出结界,我去见她。”

  祝时喻坐直:“你要走?”

  祁溪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:“全梦也不好进来这里……而且我只是出去和她说一下就回来。”

  她也不敢自作多情,连掌门想进来都要挨骂,凭着她的关系让全梦进来,想都不敢想。

  祝时喻松一口气,手搭在脑后,看着已经拎着剑打算下山的祁溪,神色不情不愿:“其实我也不是不能让她上来……”

  祁溪一愣。

  祝时喻一直表现的跟个领地意识非常强的山大王一样,这会儿居然这么大方:“真的?”

  付长老把全梦送到紫云峰底就跑了。

  祝时喻脾气不好,那个柴道人也是疯疯癫癫的,可偏偏这二人又修为极高,掌门都不敢惹他们。

  他不敢多留,毕竟之前就被踹飞过……

  他对全梦最后的温柔就是劝告:“你在这里等着也没用,祝师祖绝对不会见你的,而且还可能会打你。”

  毕竟在祝时喻和柴道人眼里可没有什么男女的区别,只有顺眼不顺眼的区别。

  说完就御剑而跑,甚至因为飞的太快差点被树杈子给绊下来。

  全梦:“……”

  她深吸一口气,她已经做好了进不去的准备。

  但没关系,祁溪如果在这里总不可能永远不出来,她只要等着就好了,却没想到一伸手,居然直接穿过了面前看起来很厉害的结界。

  ?

  全梦试着迈了一步,没有任何阻碍感。

  一直走到半路的时候,全梦还觉得恍恍惚惚的。

  不过转念一想,这么一来,祁溪在这里的可能性就更大了,要不然,祝师祖的结界为何对她开放呢。

  这种想法在又走了几步,见到在朝她走过来的祁溪时,她才有了更深的真实感。

  全梦眼眶一红,朝祁溪大步走过去。

  祁溪已经打算迎接她的拥抱,却被反脚一踹,还好她已经筑基,要不然还真的能被她踹个结结实实。

  全梦脚下落空,更觉生气。

  她想骂祁溪怎么敢跳堕魔崖,又想揍她为什么死遁不早说。

  酝酿一番刚想出手,就见祁溪眼睛发亮:“再来!”

  全梦:“……”

  还是这副德行。

  她真是瞬间觉得没劲儿了。

  看全梦没有继续的打算,祁溪略有些失望,这段时间,天天和柴道人比剑,她虽然一直在进步,却也一直在挨打。

  全梦就不一样了,她虽然金丹了,但毕竟战斗力弱一点的,正好可以和她比试。

  全梦懒得搭理她得惋惜,转移话题和她聊近况。

  及到山顶的时候,全梦突然收住脚步,把祁溪拉过来,两人几乎离的极近,即使如此,她还用了传音入密,明显是在防备所有人。

  “所以你为什么要跳堕魔崖,还不告诉我……”

  祁溪沉默。

  全梦继续问:“那盏熄灭的命灯也是你的手笔吧……”

  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,祁溪没办法把剧情的事情告诉她,但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透露一点也无妨:“对。”

  全梦薅着祁溪的头发叹气,看来问不出来更多了。

  祁溪把自己的头发拿回来,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远远传来一句:

  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  仍然手牵手脸贴脸的二人,齐齐转头看去,见祝时喻站在不远处盯着她们交握的手指,眉毛拧的活像是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eixiaobao8.cc。韦小鸨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eixiaobao8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